问题库

说到昙花一现,你会想到哪些足球球员?

赵伟尚
2021/9/16 3:59:11
请把名字写到这里,并简要陈述他的情况!

我来回答

匿名 提交回答
其他回答(1个)

1个回答

  • 狱主神起

    2021/9/22 2:08:59

    1944年10月,军事委员会在重庆重建第十军,恢复了第3师和预备第10师的番号,以第27集团军总司令李玉堂兼任军长。部队兵员以从衡阳等地逃出和伤愈归队的8000余人为基干,然而它的军魂已散,“泰山军”血气不复存在,始终没有再参加什么像样的战斗,抗战胜利后改制为整编第3师。



    什么“五大主力”的称谓已经听腻了,在抗日战争时期的华中主战场,第十军历经多次大战恶战,其战斗力几与第74军不相上下。然而衡阳一战确实伤筋动骨,不仅因为能打的官兵大多战死,最关键的是,整建制放下武器使这支部队蒙受了巨大的耻辱,从此难以抬起头来,士气大损。

    在国民革命军的军史上,第十军的番号出现过至少五次,最早属于参加北伐的黔军王天培所部,之后走马灯一般先后给西北军、收编的浙军、直鲁联军等部使用。直到1939年7月武汉会战结束后,成立了以陕军一部以及中央军一部组成的第十军,梁华盛担任军长,下辖第79师和第190师。



    1940年5月,鉴于第十军在前一年冬季攻势中表现拙劣,军委会调整建制,将第八军和第十军合并重组:保留第190师,调入第八军第3师、调入第86军预备第10师(调出第79师),以黄埔一期的第八军军长李玉堂改任第十军军长,从此,抗日战场上一支王牌部队诞生了。

    1941年9月第二次长沙会战,第十军与第74军双双被日寇击溃,处在日军第3和第6两个精锐师团包围之中的第十军,在李玉堂的率领下浴血奋战,终于突出重围,损失颇重但元气仍在。战后李玉堂被撤职查办,但是新任军长了解内有冤情,故意拖着不肯到任。



    1941年12月第三次长沙会战,代理军长李玉堂指挥所部,坚守薛岳天炉战法之“炉膛”长沙城,面对两个师团的日军死战不休,70多个小时力保城池不破。至1943年元月4日,九个军的抗日部队完成对日军的合围,敌寇狼狈撤退夺路而逃,伤亡者众,史称“长沙大捷”。

    战后李玉堂荣升第27集团军副总司令,预备第10师师长因守城之功卓著,直接晋升为第十军代理军长。第十军则因防守时不动如山被誉为“泰山军”,一时名动抗日战场。三个月后,黄埔三期的方先觉实任第十军军长,正式统领泰山军。



    当年秋天的常德会战期间,方先觉奉命率第十军增援常德,由于第六和第九战区协同太差和指挥混乱,第十军被日军伏击,先头部队第190师死伤 惨重,少将师长孙明瑾阵亡。

    第190师此战过后仅存1200余人,直到衡阳会战打响,也未能完成整补,这就是第十军衡阳保卫战仅有17000多兵力的主因。



    1944年的衡阳会战,第十军17600人死守城池47日,顶住了日本人四个师团前后三次总攻,毙伤日军数万人,打得日寇华中主力第11军彻底胆寒,尸横遍野进攻疲软,纷纷惊呼为“昭和的203”(指日俄战争期间的战役)。后面的事情大家都比较了解了,笔者也多有专答,不再赘述。

    第十军在成立的四年之内,历经至少五次大型会战,毙伤日寇总数不低于60000名,战绩远超什么第五军、第十八军等等,是一支连日军都不得不敬佩的铁血部队,自然也是抗日战场上的王牌部队。它在抗日战争中取得的战果与付出的牺牲,仍然是值得我们记录和追忆的。

相关问题